<wbr id="p7sao"></wbr>
    <b id="p7sao"><address id="p7sao"></address></b>
  1. 021-80358600
    wx掃一掃,關注我們
    • page
    • page
    • page
    《財經》:S基金能破解股權投資退出難嗎?

    發表于 : 2020年04月13日

    來 源 | 《財經》


    私募股權二級市場和S基金是私募股權市場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,中國發展私募股權二級市場的系統性機會已來臨。

     

    2018年12月,深圳市出臺《促進創業投資行業發展若干措施》,支持有條件的區域股權交易中心、金融機構、創業投資機構等依法依規打造創投項目轉讓交易平臺,幫助有條件的機構成立S基金“交易所”。2019年12月10日,目標規模100億元的深創投S基金在珠海宣告成立,深創投和格力集團為基石投資人。

     

    老牌機構紛紛試水S基金,意味著S基金在國內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新階段。資本寒冬下,PE/VC投資項目的“退出難”問題催生了二級交易需求。

     

    那么,S基金能成為弱市下的“救星”嗎?



    市場誤區

    所謂“S”是指Secondary,已成立的私募股權基金,現有LP因為各種原因需中途退出,S基金即是專門承接這些二手份額的基金。

     

    對于S基金的定位,市場上存在著不同的聲音。

     

    一直以來,S基金都有一個悖論,二手轉讓的資產為不良資產。事實上,S基金不僅同樣要挑選優質資產,而且對于頭部機構熱門項目的二手份額,還可能出現“爭搶”的情況。

     

    歌斐資產私募股權合伙人劉亦浩表示,他曾經主動放棄過項目,因為覺得對方的報價過高:“有些知名GP有很多的LP,一旦其中有LP出現違約,其他LP非常清楚基金組合中有哪些項目,于是才會出現比較火爆的所謂‘搶的過程。”

     

    盈嘉資本合伙人曹鈺喆透露,買方報價大多比較謹慎,但在相對有共識或者資產價格比較清晰的情況下,“更多比拼的是速度”,對賣方來說,著急要用錢才會賣資產,“如果你對底層資產足夠熟悉,能夠更快地報價,更快地做交易,就會有時間優勢”。

     

    S基金的回報率究竟如何,是否高于傳統的VC/PE基金?投中信息的研究報告顯示,S基金IRR平均在16.7%左右。有機構向記者透露,前三期S基金IRR穩定在10%-15%之間。

     

    “S基金搏的不是賭博的收益,想賺20倍、30倍的,應該去做天使。”S基金由于存續期短,收益倍數不一定高,但在新程投資董事紀晨看來,S基金應聚焦于這部分穩定的收益,形成中國投資圈回報鏈條的閉環。

     

    歌斐資產劉亦浩認為,S基金的這種特性,更加吸引成熟的機構投資人,比如險資。險資并非追求極致回報,會考慮不同階段的投資配比,于是S基金成為非常好的資產配置類別。作為最大的市場化母基金管理公司,歌斐資產從2013年即開始發行第一期S基金,到今年已上線了第五期S基金基金。歌斐目前仍是中國市場上少有發行過獨立S策略的基金管理人。


    供需失衡

    資本寒冬下,“退出難”愈演愈烈,一級市場的“堰塞湖”現象逐步凸顯,這也是S基金逐漸受到行業關注的原因。

     

    退出方式不夠多元化,直接導致了“退出難”。新程投資創始合伙人林敏在“2019中國母基金峰會暨鷺江創投論壇”上表示,截至2018年,將近4萬個未退出項目,總金額超過4500億元。已退出的項目中,依然有60%的項目,通過IPO等公開市場退出,36%的項目通過并購退出,而老股轉讓,也就是PE二級市場交易只占到了4%,“這個跟歐美的發達市場60%以上通過PE二級市場退出,相距甚遠”。

     

    深創投董事長倪澤望認為,資管新規導致部分LP的后續出資難以為繼,且其已出資部分需限期退出;經濟下行周期,以企業主為代表的部分LP資金鏈受到極大影響,迫切需要退出PE資產,獲取流動性。

     

    可見,在S基金的需求端,LP的轉讓壓力沉寂已久。但在供給端,落地規模仍十分有限,供需嚴重失衡。

     

    根據母基金研究中心的不完全統計,截至2019年11月底,全市場S基金規模總量約310億元,國內GP對S基金的參與度不高,近六成受訪的中國母基金管理機構暫不考慮參與S基金。


    落地不易,但前景可期

    為什么中國市場,遲遲沒有更多的S基金參與者呢?
     
    不少接受采訪的機構表示,現階段中國私募二級市場的矛盾,在于成熟的二級市場基金和專業人士遠遠不夠。相較于PE/VC投資,S基金在交易結構、盡職調查、估值定價、退出管理等方面有很大區別。
     
    首先,由于信息的高度不對稱,即使S基金成立以后,也很難找到合適的轉讓方。而在這方面,母基金有天然的資源優勢——其通常過往投資了很多標的,憑借長期積累的資源、龐大的基礎數據庫,以及與其他基金管理人的良好關系,能更快捕捉到市場的轉讓信息。
     
    其次,目前S基金參與方較少,市場尚未形成統一的估值體系。
     
    市場上轉讓的二手私募基金份額,往往在公允價值的基礎上有一定折價,一般在70%-90%之間。廖俊霞表示,折扣的幅度取決于買賣雙方的談判,以及賣家對于出售資產的緊迫性。
     
    對于公允價值的估值,S基金有其特殊性。《母基金》周刊投資總監田韜介紹,S基金接受基金份額時,該基金此前可能投了5個項目,管理人面對的是一個資產包,需要進行資產分層。他舉例,已上市的項目,確定性較高,二級市場估值公開可查,可按大宗交易打9折;已有并購預案的項目另外估值;一些不太成熟的項目,比如還需運作4年-5年,可按最新輪次的估值打7折。
     
    估值的前提是對資產包進行盡職調查,S基金則需“雙層盡調”。除了底層資產,還有原GP,大大增加了工作量。“此時,過去交易的歷史經驗、數據的累積,變得非常可貴。”劉亦浩表示,如何能形成比較合理的估值體系并快速報價,將成為S基金在未來非常重要的核心競爭力。
     
    基金原GP在基金份額轉讓中起著重要的作用。原LP的退出和S基金買家的加入,都需要取得原GP的同意。資產的后續管理和退出,也是由原GP運作。但現實中,原GP、項目公司二者在盡調的配合度上均不高。對項目公司來說,投資人之間的變更與公司本身并無太大關系,公司沒有動力配合;對原GP來說,一般也不愿意披露自己的投資策略、投資組合等核心信息。
     
    交易機制上,不少受訪機構均表示,目前PE二級市場缺乏專業的財務顧問、會計師、律師等中介機構,多數中介并不具備相關的交易經驗,甚至占據市場兩邊叫價,再加上居高不下的工商、行政、稅務等成本,導致交易效率低下。
     
    此外,從參與S基金的投資者來看,目前仍以高凈值個人為主,很多政府引導基金開始對S基金并不感興趣。
     
    但S基金可以幫助基金、企業解決流動性問題,在化解流動性風險、金融穩定、企業紓困等方面有重大意義,部分走在前面的地方政府已經看到了S基金的這個巨大優點,并開始著手推動。今年深創投等主流基金的加入,也從側面證實了這一點。在人民幣S基金市場里,開始出現百億規模基金,凸顯了市場對于行業的信心。


    合格投資者認定

    根據《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》第四章第十四條規定:“私募基金管理人、私募基金銷售機構不得向合格投資者之外的單位和個人募集資金,不得通過報刊、電臺、電視、互聯網等公眾傳播媒體或者講座、報告會、分析會和布告、傳單、手機短信、微信、博客和電子郵件等方式,向不特定對象宣傳推介。”

    歌斐資產謹遵《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》之規定,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資者宣傳推介相關私募投資基金產品。

    若您有意進行私募投資基金投資,請確認您符合法規規定的“合格投資者”標準,即具備相應風險識別能力和風險承擔能力,投資于單只私募基金的金額不低于100萬元,且個人金融類資產不低于300萬元或者最近三年個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萬元人民幣;并且您對天天基金以及其平臺銷售的私募投資基金有一定的了解,是歌斐資產的優質注冊客戶。

    此產品為私募基金產品,僅可以向合格投資者進行推介,請確認
    確認為合格投資者
    繼續瀏覽
    無法確認
    返回首頁
    丰满巨肥大屁股bbw,日本不卡免费新一二三区,六月婷婷久香在线视频,农村老熟妇乱子伦视频 网站地图